首页

北宋小厨师

临时书架
第二章 醉汉(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老掌柜的见李奇神色悲伤,似乎有难言之隐,问道:“小兄弟,我看你年纪尚轻,为何会如此伤心?”

李奇闭眼,摇了摇头。

他并非不愿意说,只是他不知道从何说起,况且即使他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其实他是从900百多年后穿越来的,今年25岁,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年纪轻轻就已经在一家超五星酒店担任总厨外加行政经理,年薪过百万,最近更是抱得美人归,家庭事业双丰收,可谓是一帆风顺,前程似锦。随便提一句,他老板就是他的岳父。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就在他结婚的当晚,他被几个死党给灌的不醒人事,结果醒来后,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北宋的都城,当时差点没有把他给吓晕过去。

虽然在他那个年代,的确有不少人向往穿越,可是他却是一千个不想,一万个不愿,他还没有洞房,他还有家人,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在等着他,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于是他便想如法炮制,想再醉一次,希望能够回去,他先是找了一家当铺,将自己脖子上那块祖传的玉佛给当了,然后用当来的银子买了一坛子酒,把自己喝的不省人事,可是“幸运”女神并没有再一次眷顾他,等他醒来后,依然还是在这里。

他不甘心,将剩下的银子全部换成酒,喝醉了就睡,醒了继续喝,连续几日,但是依然还是未能如愿以偿。

老掌柜见李奇不想说,也没有多问,从袖袍里拿出一小吊铜钱来,递到李奇面前,道:“小兄弟,这里有些银两,你拿着当做盘缠,回家去吧。”

他见李奇一连几天都睡在大街上,也没个亲人叫他回去,在加上李奇那独特的口音,自然认为李奇是从外地来的,于是就想用些银两打发他走。

他毕竟是一个打开门做生意的,成天有个醉汉躺在门前,也总不是个办法。

其实这老掌柜心地还算好的,要是碰到那些黑心的掌柜,早就叫人用棍棒将李奇给轰走了。

“回家?回哪个家?往哪里回?我---我回不去了。”李奇越说越伤心,说到后面竟然哭了起来。

老掌柜见他堂堂一个男子汉竟然哭了起来,而且哭的甚是凄凉,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见他如此可怜,不免想起了醉仙居现在的状况,心中忽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叹了口气,轻声喊道:“小兄弟,小兄弟,你先莫哭。也罢,你若不嫌弃小店简陋,便在小店暂住几日,以后的事,咱们再慢慢想。”

李奇听了,停止了哭声,心里甚是感动,在他那个年代,哪怕你是醉死在路边,相信也不会有一个人过去看看,怔怔望着面前这位老人,问道:“大叔,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老掌柜微微一笑,道:“好了,你也别问这么多了,进去吧。”

此时,六子正趴在桌子上犯困,忽然见到老掌柜和那醉汉一起走了进来,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张大嘴巴,惊讶道:“叔---?你咋把他给领进来了?”

老掌柜瞪了六子一眼,道:“这位是李奇李公子。你先带李公子到后院去整理下,换件衣裳,我去厨房让周师傅弄几个小菜。”

李奇朝着六子歉意的笑了笑,道:“打扰了。”

还公子呢?公子要是你这副摸样,那我岂不成王公贵族皇亲国戚了。

六子撇了下嘴,没好气道:“李-公-子,走吧!”

六子带着李奇来到醉仙居后面的一个院子里。这院子不大不小,一共有七八间房,不过却是非常简陋,看来是给以前在醉闲居做事的伙计住的。

李奇又跟着六子来到最左边的一间小屋里,屋内摆放着都是一些平时沐浴用的物品。一个木桶,一个水瓢,一块不知道多少人用过的麻布,还有一坨黑乎乎的东西,不知是啥玩意。后来李奇才从六子的嘴里知道,原来这玩意叫胰子,洗浴用的,想来应该跟后世的肥皂差不多。

汗!这也能算是浴室?

李奇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无奈,在他心中,充其量这也就一杂房。

过了一会儿,李奇便洗完澡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灰布长衫,这件长衫还是以前店里的伙计所留下的,稍显的有些短小,再配上他那齐额短发,着实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倒是跟横店那些跑龙套的有些像似。

李奇回到大厅时,见老掌柜和六子,还有一位秃顶脏老头正在坐在一张桌子上闲聊,桌子上还摆着三碗小菜,一碗清炒竹笋,一碗油炸花生米,一碗小葱豆腐,还有一碗白米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