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宋小厨师

临时书架
第五章 经典谎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奇绝对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刚才那个拥抱,也确实是非常之纯洁。他以前在那家超五星级酒店上班的时候,平时所接触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国际友人,又或者是一些名流绅士,大富豪之类的,大家见面,不管熟不熟,一般都是握手拥抱,久而久之,李奇也把拥抱当做了一种交流的习惯。

不过这里可是北宋,这里的人们平时见面,也就是拱手作揖,那些什么握手拥抱,在他们眼中都是一些轻薄的举动。

李奇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适才他闻到赵靖身上的那股淡淡的胭脂香味时,才幡然醒悟。

北宋男人用胭脂?

史书上可从未有过记载,更加不可能有人妖的存在,而且从赵靖那模样来看,李奇心里已经非常肯定,这赵靖压根就是一小妞,而且还是一飞机场。

不过这个时候,就算知道,也绝不能表露出来。

“咦?赵兄,你干嘛发抖?难道是生病了?既然如此,赵兄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小弟家中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李奇看到已经满脸怒火的赵靖,心中万般忐忑,转背便想开溜。

“站住,你这无耻之徒,今天本---本公子不杀了你,誓不为人。”赵靖满脸通红的盯着李奇,见其想跑,顺手抽出旁边小厮手中的那柄短剑,疾步冲到李奇的身前,只听得“铮”的一声,寒光盈动,剑头直指李奇胸口。

我靠!竟敢当街拔剑行凶,你欺负我大宋没城管啊!

李奇脸色大变,吓得急忙将身子向后缩了缩,脸上还是挤出一丝微笑,竖起两根大拇指,惊呼道:“哇!好漂亮的一把宝剑!莫非赵兄想将此剑赠与在下,嘿嘿,那多不好意思---都说宝剑赠英雄,在下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话音未落,李奇忽然猛地将身子一歪,伸出右手,抓向赵靖的手腕。

束手待毙?那不是李奇的作风。

唰唰!

只见那赵靖双脚不动,手腕连抖数下。

李奇眼前一花,忽感脖子间传来一阵凉意,目光向下一瞥,心头一惊,只见那把短剑正好架在他脖子上,冷芒闪动,着实吓人啊!

难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恰栗子功夫?

“你要再敢动一下,我便要你人头落地。”赵靖冷冷笑道。

李奇果真不敢再动一下,万分“惊讶”道:“我说赵兄,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要是舍不得把这宝剑送给我,那我不要就是了,你又何必拔剑相向了,这可是人命关天啊,万一等下惊动了警---官差那可不妙了,你快点把剑收起来吧,我自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死到临头还嘴硬。”赵靖冷哼一声,剑锋又逼近一些,道:“你这登徒浪子,方才轻薄于我,我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轻薄?”李奇长大嘴巴,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道:“赵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会死人的,在下刚才那个拥抱,可是发乎情,止乎礼,何来轻薄一说,再说,两个男人拥抱一下,不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吗,我又没有狐臭,你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

李奇怕那赵靖自己说出她的真实身份,于是便抢先表明自己可是事先并不知道她是女儿身,所谓不知者无罪嘛。

果然,那赵靖一听,两颊绯红,神色也随之稍微缓和了一些。

“公子,别跟这小子废话,一剑杀了他,看他还怎么狡辩。”那小厮怒道。

日!好你个小厮,竟然如此歹毒,下次可千万别落在我手里,不然老子非得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满清十大酷刑。

李奇心中冷笑,但是他知道擒贼要先擒王,关键还是在这赵靖身上,说道:“赵兄,我看你也是一个读书人,总不会跟那些整天只知吃喝拉撒睡的下人一般见识吧,”说着便不屑的瞥了一眼那小厮,然后续道:“你要杀我,至少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先,也好让我死得瞑目。”

赵靖冷哼一声,道:“好,轻---那事我暂且不与你计较,但你屡次侮辱当今圣上,已经触犯天威,死罪难逃,而且我方才也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只可惜你自己不珍惜罢了。”

李奇一听,心里啪嗒一下,顿时凉了半截,他以前不管是看小说,还是看电视,里面可没少提到,别人就是写本书,里面有几句模糊不清的字句,就落了个满门抄斩,他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辱骂皇上,这要让皇上知道了,那至少也是个株连九族吧。

难道我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不,老子他娘的不甘心,就是要死,也不能是这么个死法。

李奇瞥了一眼脖子上的那柄短剑,忽然眼前一亮,咦?这场景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哎哟,这不就是紫霞仙子和至尊宝那经典的一幕吗。---对了,那谎言既然连仙子都能骗过,没道理连个凡人也骗不过啊!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试一试,反正横竖都是一死。

想着想着,李奇嘴角忽然微微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