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

临时书架
第1530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同样的也意味着宫沉夜可能……要永远的溺死在水里,永远都上不了岸!

对他而言,这是一种莫大的惩罚……

莫鸯鸯已经让开了身,顺便将自己家的门推开。

她抱着胳膊站在一旁,对内心正经历巨大睁大的宫沉夜说:“你不是吵着闹着要紧去吗,我门都给你打开了,你想进,随时可以进去。”

宫沉夜没有说话,他牙齿紧紧咬着,望着那打开房门,屋内一片灯火通明,透露着温馨温暖的房子,他犹豫了。

这房子此时对他来说,仿佛是一个怪兽一般。

宫沉夜的脚此时格外的沉重。

莫鸯鸯脸上闪过一抹极冷的讽笑:“害怕了,不敢了是吗?因为你心里非常清楚,她不可能原谅你,就算是找到了,她也不会愿意跟你在一起。”

宫沉夜的手在颤抖,他内心的恐惧,让他踌躇不敢向前。

这样的宫沉夜,是以前都未曾有过的。

这种恐惧,甚至要高于在抢救室门外等待时。

宫沉夜的内心,被莫鸯鸯的那些话,反复的鞭打着。

谢西泽乖巧的站在莫鸯鸯的身边,悄悄给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莫鸯鸯白他一眼,将他的手打掉。

她早就想狠狠教训一顿宫沉夜了,只是一直都没机会。

虽然不可能真的打一顿,而且,莫鸯鸯觉得,˙只是打一顿也没什么意思。

今天,既然见面了,就决不能让他好端端的回去。

非要把他的内心,折磨的七零八落,伤痕累累才行。

他在冬至身上留下的伤,必须要还给他。

莫鸯鸯冷笑一声:“喂,你到底进还是不进,我们可没时间跟你在这儿瞎耗着,大早上你不睡,我们还要休息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