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路官途

临时书架
第一章 闪电大破杀人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救命啊,杀人啦!”

漆黑的无月之夜,宁静的小区里突然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在一栋居民楼七楼的窗户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凄厉的呼救声。

三分钟后警车呼啸而至,天南省玉眀市西山区荔园派出所副所长杨成发带着两名值班的年轻警员赶到现场,杨成发跳下车便向迎上来的小区居委会主任徐九平问道:“老徐,现在是什么情况?”

徐九平奇怪地瞥了眼刚下车的一位年轻警员,漆黑的夜晚,这小子居然还戴着墨镜,难道就为了耍酷?一边暗中腹诽现在的小年轻太不像话,一边回答道:“门打不开,7-3的住户朱春兰在窗口喊了一阵救命,可能喊累了,现在声音小了。”

正在这时,楼上又传来朱春兰的微弱呼救声,杨成发毫不犹豫地下令道:“冯为伍、杜龙,带上东西,准备开锁或者破门!”

两个年轻警员迅速提着东西来到七楼,冯为伍取出电子开锁器开锁,两分钟过去了,门锁依然没有打开。

朱春兰家的防盗门装的是一种新式防盗锁,冯为伍鼓捣了两分钟还没打开,只急得满头大汗,这种防盗门一般的撞门装备根本没有办法,除非用喷枪把铁门烧出个大洞来,否则根本开不开,门内的朱春兰也没了声音,不知道情况如何,就在大家都开始焦急起来的时候,一旁戴着墨镜的杜龙向冯为伍伸手道:“伍哥,让我来试试。”

冯为伍急忙将这烫手的山芋让给了更年轻的杜龙,只见杜龙拿着电子开锁器轻描淡写地在锁眼里一钻一扭,门里传来啪嗒一声轻响,杜龙抓住门把一拉,大铁门便悄无声息地开了。

杨成发有些不满地瞥了冯为伍一眼,冯为伍心里直喊冤,杨成发没理睬他,手里的强光手电在漆黑的屋里一扫,只见何正阳家连在一起的客厅和饭厅还算整洁,但是地上一滴滴状似血迹的东西令杨成发提高了警惕。

“救命……”客厅窗台下传来微弱的呼救声,杨成发顺着声音找到了披头散发的朱春兰,只见她蜷缩着坐靠在窗台下,披头散发浑身是血。

朱春兰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左脸颊上还粘着半张胶布,双手被绑在背后,脚踝上也缠着胶带,看来她经过了一番挣扎才得以挣脱呼救。

杨成发点点杜龙,再点点朱春兰,然后比了个手势,杜龙会意地贴着墙根小心翼翼地向朱春兰走去,杨成发带着冯为伍持着手电筒与警棍,小心翼翼地进入室内开始搜索。

杜龙来到朱春兰身边,手电在她身上照了一下,没有发现明显伤口,杜龙低声说道:“大姐,我是警察,你现在已经安全了,你身上有很多血,是哪里受伤了吗?”

朱春兰面色煞白双目发直,她没有回答杜龙的话,只是神不守舍地重复道:“救命……杀人了……”

朱春兰的精神在巨创下已经近乎崩溃,对外界失去响应正是她的大脑在自我保护,杜龙当机立断地抽出警用匕首割断了绑着朱春兰双手的胶带,将她搀扶起来送到门口|交给站在门外的徐主任及小区保安,杜龙吩咐道:“小心扶她到楼下休息一会,不要让人靠近她,也不要轻易询问她任何事情,等我们勘察完现场后再说。”

徐主任见这年纪比自己小了一半还多的年轻警察用命令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他心中顿时有点不爽,正要不冷不热地回上两句,杜龙却已经转头走了,徐主任没了目标也没了皮调,只好回头对搀扶着朱春兰的两个保安不爽地说道:“你们还呆在这里干嘛?把人扶下去,不许任何人接近她,也不许任何人跟她说话!”

就在这时,已经进入主卧室的杨成发的声音传来:“警号栋栋三九八四,荔园小区35栋7-3发生了凶杀案,死者为一中年男性,请你们尽快联系刑侦队、法医过来接手调查。”

杨成发蹲在一个仰面倒在床前的中年男性身旁,这个死者应该就是屋主何正阳了,只见他的双目圆睁,眼里透出无限的惊骇与愤怒,他的手上有多处防御性伤痕,头脸身上血肉模糊,凶手的多次击打导致卧室里到处血迹斑斑,致命伤口应该是几乎切断了脖子的一刀,鲜血大量涌出,死者整个人都躺在了血泊里。

杜龙进入卧室后目光向四周扫了一眼,然后眼神便落在了死者身边,只见已接近凝固状态的血泊一侧有很清晰的挣扎痕迹,杜龙心中一动,看来朱春兰身上的血迹就是从这来的。

杨成发没想到杜龙会进来,他摇头道:“杜龙,你不该进来的,快出去吧,小心不要踩到血迹和那些血脚印,到别的房间搜索一下看看有无凶手潜藏。”

杜龙答道:“杨所,我很小心的,你放心吧,我就是想亲眼看看现场……”

冯为伍已迅速搜查完其余房间,回到主卧前听到杜龙的话之后冷笑道:“你一个刚毕业的警校生,能看出什么线索来?别在这里添乱了,若是破坏了证据导致案件无法侦破,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杜龙淡淡地看了冯为伍一眼,因为他戴着墨镜,因此没人看得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轻蔑,杜龙没有理睬冯为伍的挑衅,他离开了主卧,迅速在其他房间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嫌犯潜藏,但是在紧靠着厨房的另一个卫生间里,他找到了挣扎的痕迹,朱春兰应该就是在这里撕开了缠住她双脚的胶带,距离地面约半米高的水龙头上还粘着一小片撕碎的胶带呢。

这种命案派出所民警是没有调查权的,他们只能辅助地方刑警中队查案,因此杨成发并没有仔细勘察现场,确定屋里没有嫌犯潜藏之后便带着杜龙和冯为伍离开了现场。

冯为伍被留在门口守着,杨成发带着杜龙回到楼下,只见朱春兰坐在花圃边,手里捧着杯温热的蜜糖水正在喝着。

朱春兰的神情恢复了一些,杨成发走过来,对她说道:“朱春兰,我是荔园派出所的副所长杨成发,我想向你了解一下事发的经过,你现在方便吗?”

朱春兰点点头,心有余悸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和老何正在房里看电视……突然有人敲门说来收垃圾费,我真糊涂……也没看清是什么人就开了门……两个男人冲了进来,他们戴着帽子和口罩,把刀横在我脖子上……”

朱春兰哭哭啼啼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把经过说完,那两个歹徒用刀控制住她之后立刻冲入屋里,迅速制服了屋主何正阳,在手持凶器身材魁梧的凶徒面前,年近五十的老两口毫无抵抗之力。

歹徒逼问并搜刮走老两口的所有现金和值钱的小件物品,然后将朱春兰用胶带绑上丢到厨房那边的厕所里关了起来。

朱春兰在厕所里听到了老伴被人殴打、惨叫的声音,等她奋力挣脱脚上的束缚跑出来时,歹徒已经离开很久了,朱春兰看到老伴倒在血泊里,惊慌失措下摔倒在血泊边,弄了一身的血,她奋力挣扎着爬起来,并且挂脱了封嘴的胶带,在窗户边大声呼救,但是巨大的精神创伤令她很快就进入了失神状况,直到来到楼下,精神才渐渐地恢复过来。

朱春兰说完经过的时候西山区刑侦中队中队长黄杰豪已经带着几个人来了,他们迅速封锁现场展开工作,黄杰豪到案发的703室转了一圈后回到一楼,向杨成发道:“老杨,你们是最先进入案发现场的,有什么发现吗?”

杨成发道:“我没仔细勘察现场,搜查了一下房间没发现歹徒,就把死者妻子带出来了,查案是你们刑侦队的事,我可不敢掺和。”

黄杰豪心中冷笑,杨成发对刑警队的怨念还挺深啊,这都是因为前段时间的一个盗窃案,荔园派出所想跟西山区刑警中队抢功,结果却铩羽而归,荔园派出所的所长、指导员等几个都被区公安局局长狠批了一顿,说他们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于是杨成发才有这么大的怨念。

刑侦队其实也没打算靠辖区派出所的片警们帮忙查这种大案,黄杰豪正要敲打杨成发两句,突听站在一旁的杜龙低声说道:“黄队,我认为这是一起伪装成抢劫的仇杀,嫌犯应该是死者的仇家。”

黄杰豪惊讶地看了杜龙一眼,正要说话,杨成发却抢着说道:“杜龙,你懂什么,不要在这里瞎说,耽误了黄队长查案你担当得起吗?”

黄杰豪笑道:“话不能这么说,集思广议对破案是有好处的,你叫杜龙是吧?你为什么有那样的想法?说来听听也好。”

杜龙看了一眼远处一边抽泣一边接受拍照留证的朱春兰,低声说道:“从刚才幸存者朱春兰那里我们得知案件发生的经过,本案的前半截是劫财无疑,后面就有些蹊跷了,劫匪已经得手,照理说就因该迅速离开,为何还要大费周折将朱春兰绑在厨房那边的厕所里,然后回头把何正阳折磨一顿然后再割喉杀死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