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路官途

临时书架
二五章 【第一次带回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杜龙耸了耸肩,心道:“直接带钱去才是最简单的,若没有关系,只怕你带再多东西进去,转眼就会被人瓜分光。”

两人上了公车,转了一道车才来到位于偏僻郊区的西山区看守所,看守所的狱警检查了两人带来的东西,然后带他们到探视室候着,过了一会,罗胜在一名狱警的带领下出现在杜龙和纪筠珊面前。

只见罗胜身穿囚服,脑袋被剃光,手上戴着手铐,除此之外,他的脸上有两处明显的淤痕,杜龙皱了皱眉,难道他老爸忘记托人照顾了?

“罗胜!”纪筠珊站了起来,激动地呼唤道,罗胜看到纪筠珊也很激动,但是他同时看到了纪筠珊身旁笑眯眯的杜龙之后就气不打一处来。

“表姐,他怎么也来了,你没有被他欺负吧?”罗胜看了纪筠珊一眼,目光就狠狠地瞪在杜龙身上,似乎想用目光威胁杜龙,让他不敢欺负表姐似的。

纪筠珊的脸微微一热,她说道:“你别胡说,杜警官对我很好,从小就只有你欺负过我,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哼,你脸上怎么了?在这里还和人打架?罗胜,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杜龙笑道:“筠珊,这次你就是错怪表弟了,你看他手上无伤,说明他挨打的时候就没有反抗,打他的人应该是陆敏,在休息放风的时候打的,我说的没错吧?”

罗胜哼了一声,兀自气鼓鼓地瞪着杜龙,旁边的狱警却惊讶地看了杜龙一眼,因为杜龙‘猜对了’,杜龙说道:“陆敏那种家伙身上罪行重得多,他怎么会没有被单独关押,严加看管起来呢?回头我得找我爸问问,他就是这样托人照顾人的呀?”

旁边狱警一愣,监狱长确实叮嘱过要分别照顾罗胜和陆敏两人,当然这其中的意思截然相反,只不过陆敏家里塞了点钱,狱警对陆敏也就网开一面了,他见杜龙似乎有追究的意思,又不知他什么来头,能烦劳监狱长特殊照顾的人怎么也有点关系,他急忙解释道:“那个陆敏已经得到教训了,如今他被单独关押,在开庭审判之前他除了送饭的人外休想再见到任何人。”

杜龙也就表个态而已,他总不能为了这种小事再去烦劳他那忙得难见踪影的老爸。

纪筠珊怜悯地给罗胜揉了揉淤血的地方,然后表姐表弟俩开始了对话。

杜龙在一旁听得无聊,但是他很快发现一个有趣的地方,罗胜长得人高马大,纪筠珊小鸟依人,但是在对话中纪筠珊却完全占了主动,罗胜似乎只有听从的份,表姐表弟之间身份的差别有这么大吗?杜龙的目光透过墨镜向罗胜看去,似乎想看穿他的内心,这小子不会暗恋着自己表姐吧?

一般探视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但是那狱警觉得杜龙有些来头,于是放宽了探视时间,快半小时了他才提醒探视结束,纪筠珊空着手与杜龙离开了看守所,两人在路边等着公车的时候,纪筠珊问道:“杜龙,表弟他真的没事吗?他要坐多久的牢啊?”

杜龙道:“这个我也不敢打包票,不过所有证据都对罗胜比较有利,若是法官和陪审员觉得他情有可原的话,他因该不用坐牢,在看守所呆几个月因该就差不多了。”

“哦……”纪筠珊点了点头,同样的话杜龙对她说过好几次了,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杜龙回答一次就会让她放心一段时间,所以她总是不经意地提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