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路官途

临时书架
七十二章 【当埋伏遇到绑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欧才眀也吓了一跳,自己分明是抓了个恐怖分子啊,他急忙去做安排,那年轻矿工说道:“夏大哥不是那种人,他不会滥杀无辜的,本来我们就想带上炸药把黑金公司总部给炸了的,都被夏大哥阻止了,若不是受伤的矿工和家属苦苦求他,逼他,他根本不愿带我们去报复黑金公司,早知道我们就听夏大哥的了,夏大哥打伤那些人是因为他们逼人太甚,先打伤了我们的人……”

秦军威哦地一声,这些话等事后再去证实吧,他继续问道:“你们谁知道夏红军家在哪里?他家里有什么人么?”

那些矿工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反正矿里很多人都知道……夏大哥家里只有一个瞎了眼的老娘,夏大哥在铁岭煤矿附近租了间房子安置他老娘,地址是……”

得了确切消息的丁猛洪他们立刻继续向前,驶往铁岭煤矿方向,大家听到夏红军的家庭状况之后都赞同杜龙的判断,夏红军一定是被那两个武警的话刺激到了,毕竟他杀了人,至少也要坐几十年牢,没办法再照顾老娘了,于是夏红军产生了跟李武威拼命的心,在拼命之前他心中唯有一个老娘牵肠挂肚,肯定要先回去安置好老娘,所以直接去夏红军的家无疑是堵住他最简单快捷的。

武警队的人对杜龙已经从轻蔑变成了钦佩,开车的小吴更是赞不绝口:“杜龙,你的脑瓜可真好使,居然一眼就看破了夏红军的计策。”

杜龙轻叹一声,说道:“没什么值得高兴的,这个夏红军看起来并不是坏人,至少……他是一个孝子……”

大家都沉默下来,杜龙继续说道:“夏红军杀了人,所以大家都很积极地抓他,但是据我所知,铁岭煤矿死了两个人,杀死他们的凶手有谁负责去抓了没有?”

丁猛洪猛地吸了口烟,声音低沉地说道:“小杜,你不了解武溪县的情况,武溪县这潭子水又深又臭,还有毒,只要在这里呆久了,没人能够幸免,在这潭水里还有很多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鱼、怪兽,这个李武威就是其中一条,他干的坏事多了,却没人能动他,我们警队里也不都是与他同流合污的,但是只要你敢去查他,首先你会被上头立刻制止,然后可能被免职或者调离,家人会受到生命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几个人能坚持自己的原则?”

杜龙道:“可以去纪委告他们啊。”

丁猛洪嘿地一声冷笑,道:“纪委?前年就有个不怕死的,向上级纪委举报了李武威,结果怎么着,那个家伙直接被贬去了煤矿搞安检,第一次下井就遇到瓦斯爆炸死在了井里,更可怕的是,这事居然都没有人敢捅出去,就此不了了之,你说还有谁敢举报他们?”

杜龙道:“市委不行就去省委告,难道他们省里都有人吗?”

丁猛洪又吸了口烟,不吭声了,车上另一个武警哼了声,说道:“省委里头就有一位大人物是咱们武溪县出去的,这人本该是咱们武溪县的骄傲,可惜……现在武溪县了解点内幕的人提到他不是害怕就是鄙夷……”

丁猛洪道:“行了,别说了,小杜你也别套我们的话了,武溪县就是那么黑,别看今天市里的调查团来得威风,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改变主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与县里面联手把事情掩盖了,前些年那次矿难还不是这样干的?小杜,我看你这人不错,所以特地提醒你几句,千万不要想跟他们斗,要不然……”

杜龙微笑道:“我明白了,多谢丁大哥提醒,我就是来探听消息的,才不会多管闲事呢。”

说完这话之后杜龙的目光向窗外望去,他的确不爱管闲事,不过有些事怎么都不能算是闲事啊……

经过一条三叉道口之后路上的超载卡车突然多了起来,这一车车的煤让许多人成了亿万富翁,同时让更多的人没日没夜地为那点微薄的薪水而卖命,没错,是卖命,就算没有遭遇瓦斯爆炸、矿井漏水之类的矿难,在井下工作久了的人也会染上尘肺、职业性放射性疾病、职业中毒、煤矿井下工人滑囊炎或者其他诸如风湿、关节炎、佝偻之类的病痛,平均寿命低于普通人五至十年,不是卖命是什么?

山路狭窄而且盘旋崎岖,那些严重超载的大货车摇摇摆摆从从旁边经过的时候,杜龙都忍不住有些担心,若是卡车车胎突然爆掉一个,这巨型家伙侧倾压下来,就算是开着坦克都要被压扁了。

好在直到铁岭煤矿这种情况都没有发发生,照着杜龙得来的地址,大家很快就找到了夏红军租住的出租屋,武警们不知道夏红军会在什么时候回来,大家没有打草惊蛇,只是在确定夏红军的母亲依然在出租屋里之后,把警车找了个地方藏起来之后就各自找有利地形隐藏起来,准备等夏红军出现就立刻执行抓捕。

等啊等,等啊等,漆黑的夜幕中极少有人走动,始终都没有出现与夏红军身体特征相似的人。

“都,喂,丁猛洪在吗?我是欧才眀,over。”丁猛洪肩膀上的警用对讲机突然响了,丁猛洪差点想骂娘,听到是顶头上司才没敢骂出来,他摁下通话扭,说道:“欧局,我是丁猛洪,我们正在打埋伏,准备抓捕夏红军呢,over……”

欧才眀大声骂道:“埋伏个球,你们早被夏红军发现了,他现在抓了铁岭煤矿供销科科长莫克强的老婆,要求你们立刻撤退,否则他就撕票然后彻底消失!”

丁猛洪终于骂了一句,他反问道:“他到底想干嘛?”

欧才眀说道:“那家伙说就想跟老娘见个面,说几句话就走,他有人质在手,没办法的了,你们快撤吧,那家伙很嚣张,说把人藏山里了,身上绑着定时炸弹,只要我们敢动他,人质保证没命,我刚打电话找退伍安置办查他老底,兜转了几个圈子都没查出他究竟是在那个部队服役的,这家伙肯定来头不小,你们别跟他玩硬的,立刻撤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