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路官途

临时书架
第八十章 【抢尸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杜龙啪地一身把报告丢在马光明的桌面上,走到沙发旁一头倒了下去,懒洋洋地说道:“三名死者身上都有两处明显枪伤,其中铁岭煤矿的两名死者分别左肩和左臂受了穿透性枪伤,从伤口前后的大小和流血情况来看,这是生前伤,而且是从前方射入的,流血量不多,因为他们的后脑很快就中了枪,我的结论是他们中弹后害怕起来想要逃走,然后就被枪手打死了,两人受伤部位相似,致命部位一致,我怀疑是同一枪手所为,枪手故意打伤他们看他们逃跑,然后再补上致命一枪,枪手就是个变态。”

马光明眉头微皱,说道:“那个黑金公司的人是怎么死的?你看出来没有?”

杜龙说道:“很明显,他大腿中了一枪,流血虽然多,但是并未伤及大动脉,所以可以判断受伤后至少过了半小时他还活着,他的致命伤在前额,子弹还在大脑里面,枪伤入口痕迹明显,甚至还有肉眼可见的火药残留,他是被近距离开枪打死的,他受伤后半小时早已撤离了现场,除了黑金公司的自己人谁会杀他?”

马光明道:“你是说……他们的人见铁岭煤矿那边死了两个人,为了平衡或是减轻压力,他们开枪打死了一个自己人?”

杜龙默然点头,马光明闭上充满血丝的眼睛,问道:“你能保证你的判断没错?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学过法医学呢?”

杜龙道:“法医学是我自学的,作为一个刑侦天才,我当然得方方面面都了解一点。”

马光明沉声道:“你就吹吧,咱们时间不多,估计死者家属已经在半路上了,他们若是不允许尸检怎么办?”

杜龙笑道:“马叔叔您没听说过强制尸检条例吗?去年刚在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并在全国开始执行,凡是死亡原因存有疑点的尸体都可以无需死者家属同意,由当地上级部门派法医执行强行尸检。”

马光明道:“嗯,这个我不太了解,既然有法可依那就好办了,或许这三个死者的案子可以作为突破口,让阳光照下来,还武溪县的老百姓一片明朗朗的天空。”

杜龙笑道:“马叔叔终于还是有所决定了。”

马光明轻叹道:“不容易啊……我可跟你说清楚了,我若是倒了霉,你这小子绝对跑不掉,咱们现在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杜龙笑了,充满自信的笑……

死者家属果然很快赶来县政府要求政府还尸体给他们火葬,马光明亲自出面给他们讲政策,讲道理,但是收效甚微,越是落后的地区对尸检越抗拒,无法全尸入土对这些偏远落后地区的人来说是个非常可怕的事,简单的解释是没有用的。

面对这些被人蛊惑来的百姓,马光明也束手无策,大清早的,听到消息赶来的群众越来越多,黑金公司在武溪县的势力充分体现出来。

马光明知道这些人多数是受人挑拨,马光明甚至能在人群中认出几张熟悉的面孔,但是他却不能叫人把那些人给抓起来,眼看群众的情绪越来越激化,马光明眉头深锁,正在苦思对策的时候,救护车突然呼啸着从政府大楼后冲出,挡在路上的群众急忙闪避,杜龙从驾驶座探出头来,对马光明大声叫道:“马市长,我先把尸体送到别的地方去,等验完尸再送回来,大家拜拜!”

没等围着县政府要尸体的人醒悟过来,救护车已经拐入了大路,县政府前的大多数人大呼小叫地向救火车追去。

县政府门前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就在这转瞬之间消弭无形,马光明也不禁为杜龙突发的奇招暗暗叫好,他暗暗吁了口气,回头吩咐秘书卢顺宇道:“小宇,叫几个从玉眀市来的武警去把那三具尸体好好保护起来,不许任何人靠近,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杜龙把尸体带走了。”

卢顺宇快步跑回县政府大楼背后,不一会他又跑了回来,附耳在马光明耳边说了两句,马光明脸色顿时一变,他在心中暗暗骂道:“这小混蛋,居然真的把尸体给车走了!”

杜龙开着救护车拉响了警报器,一路狂奔,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追来,武溪县这种小地方根本没有迂回的余地,给人堵上就不妙了,黑金公司的势力在武溪县盘根错节,杜龙可不希望这唯一的机会砸在自己手里。

杜龙把尸体带走是无奈的选择,县政府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眀里暗里在帮助黑金公司的老板李武威,倘若尸体没有被带走,消息很快就会被传出,那些人又会继续返回包围县政府,甚至有可能会冲进去把尸体抢走,法不责众啊,只要人足够多,现场足够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到时候马光明的应对不论是强硬还是软弱都会为人诟病,所以杜龙索性豁出去,把尸体弄走了,那些人还有什么借口围着政府大楼?

可这却是将危险与责任转嫁到了自己的身上,杜龙很清楚这一点,他对武溪县的道路交通并不熟悉,索性开着车沿着来时的道路向玉眀市飞奔,只要离开武溪县范围,难道李武威还敢派大群人马追杀到玉眀市不成?

很快杜龙就发现背后出现了一辆可疑的柳微五菱面包车,五菱面包是国内销量最大的面包车,随处可见,但是那辆面包车刚出现就引起了杜龙的注意,它明显是奔着救护车来的,没多久就追到了救护车的背后。

面包车并不急于超越救护车,它只是跟在救护车背后,没多久又有几辆面包车跟了上来,他们就像护送领导一样把杜龙给簇拥着,杜龙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企图,这些人也希望将救护车逼到郊区,然后才好动手逼停救护车把尸体给抢走。

杜龙别无他法,只能加踩一脚油门,尽力向前飞驰,不过要甩开后面的车可不容易,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一条岔道,后面的面包车突然加速,其中两辆冲到了救护车前面,他们冲过岔道之后猛地刹车,把面包车打横挡在路上,两车上的司机跳下车,打手势示意救护车转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