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路官途

临时书架
九十八章 【县长也照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马光明接到投诉,说杜龙和一群武警封锁了人民医院的太平间,里面鬼哭狼嚎的,怀疑他们动用施刑逼供。

马光明这正要打电话给杜龙询问一下情况,杜龙先打电话来了。

电话刚接通,杜龙就得意洋洋地说道:“马叔叔,案子已经查清楚了,是他们自己人干的,目的就是想栽赃嫁祸给夏红军,反正毕达凯已经是个不得不抛弃的弃子,就打算拿他来拉个垫背的,就这么简单。”

马光明沉声问道:“你是怎么查案的?弄得动静这么大,有人投诉你刑讯逼供,那可是违法的,所获得的口供是无效的。”

杜龙愤然道:“那些混蛋故意混淆是非!我破案还用得着刑讯逼供?真是天大的笑话!好在我有大把人证,那些混混除了有一个袭警被我打脱了几颗门牙之外其他人都毫发无伤,连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太平间和走廊上还有摄像头为证,马叔叔,是谁告我刁状?把名字记下来,他肯定收了黑钱的!回头立刻查他的经济问题!”

马光明道:“你是市长还是我是市长?少废话,秦局长已经赶往医院,你配合他把你说的凶手还有证人、证物都带回来,你敢当众讲解破案过程和案件详情么?”

杜龙笑道:“我行得正站得直,我天不怕地不怕!当众做报告算什么,要不要把全武溪县的人都召集到县政府前的广场?我能把现场群众煽动起来直接抄了李武威老家!”

“不许胡说,更不许胡闹!”马光明的语气轻松了一点,说道:“你给我老实点!”

杜龙放下电话,命令武警撤销了对太平间的控制,已经在外面哭了一阵的毕达凯的父母和姐姐终于得以抱着儿子、弟弟的尸体痛哭流涕。

杜龙正要命人将堵塞交通的一群混混带走,一个穿着笔挺黑西服,脑袋也梳得油光发亮的中年人带着几个人大步走了进来,一看到蹲在两边面壁的混混,那人就嚷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实施暴力、刑讯逼供?这是犯法的,你们还想不想当警察了!”

杜龙斜眼瞧着他,反问道:“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而是在黑灯瞎火的地方,就可以合法刑讯逼供了?你是哪根葱?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刑讯逼供了?”

那人被杜龙抓住话柄呛得一滞,从未被小人物如此忽视的他愤怒起来,大声叫道:“我是分管刑侦、治安的副县长方天翔!刚才的惨叫声很多人都听到了,地上还有血和牙齿,你敢说你们没有刑讯逼供?”

杜龙听到方天翔三个字心中顿时一动,他呵呵笑道:“原来是方县长大驾光临,方县长果然观察细致,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血迹还有牙齿,那个谁,你出来给方县长解释一下,这摊血迹和牙齿是怎么来的?”

被杜龙打了的那个小子捧着肿起的脸站起来说道:“那牙齿和血都是我的,我气不过阿彪那混蛋还是凯哥,揍他的时候被他反手一拳把牙给打落了几只,副县长,这不关杜警官的事啊,你看我们都好好的,哪有什么刑讯逼供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